【冷知識熱信仰】大龍、古蛇、魔鬼、撒旦

新約把伊甸園的蛇看為「用詭詐誘惑了夏娃」(林後十一3),教會傳統亦把那蛇理解成魔鬼撒旦,成為引誘始祖犯罪的元兇,可是這樣理解產生幾個問題:

  • 希伯來聖經一貫指出神不接納罪,為何神會容讓魔鬼在伊甸園與祂一起?
  • 天使墮落是兩約時期產出的觀念,創世記的編修者真的已經知道嗎?就算可以寫下來,寫作對象怎能明白?
  • 魔鬼為何化作蛇的形象出現?後來耶穌基督又叫門徒「靈巧像蛇」?七十士譯本是用這「靈巧」(φρονιμώτατος)一詞來翻譯為蛇的「狡猾」(創三1)。
  • 為何魔鬼會知道人吃了分別樹的果子就會使人像神一樣能知道善惡?神也確認人有這結果(創三5、22)。

🔳希伯來聖經的撒旦

希伯來聖經中的鬼怪不同魔鬼撒旦,鬼怪是來自古代近東的宗教,魔鬼則是後來墮落的天使。希伯來聖經時期,撒旦應該還未墮落為魔鬼。「撒旦」(שָׂטָן)的意思本身是「敵人」(撒上二十九4)和「控訴者」(詩一O九6)的意思。希伯來聖經有三卷書出現「撒旦」的名字(伯一6-9、12,二1-4、6-7;亞三1-2;代上二十一1)。

🔹神的兒子

約伯記形容撒旦(הַשָּׂטָן)是神的兒子。「神的兒子」若是單數,可以是指天使(בַּר־אֱלָהִין;但三25),或是與神有父子關係的王(撒下七14;詩二7),或是以色列民整體為神的長子(בְּנִי בְכֹרִי;出四22)。「神的兒子」若是複數成「神的眾子」,表達有三種方法:

  • 有冠詞的בְּנֵי הָאֱלֹהִים(創六2、4;伯一6,二1)
  • 沒有冠詞的בְּנֵי אֱלֹהִים(伯三十八7)
  • 以「伊利」(אֵל )代替「神」的בְּנֵי אֵלִים(詩二十九1,詩八十九6〔MT 7〕)

除了創六2、4有爭論為「屬神的人」(參申十四1)外,全部都是指天使。約伯記指出眾天使「侍立在耶和華面前」(伯一6),代表是隸屬於神而聽候差遣的天上侍者(參亞六5)。撒旦也「在他們中間前來」(וַיָּבוֹא גַם־הַשָּׂטָן בְּתוֹכָם),並且也同樣像其他天使一樣「侍立在耶和華面前」(伯二1)。撒旦可以在地上徘徊,往返而來天庭,工作可能是在地上鑒察人,負責控告人的罪行,正如巴蘭事件中,天使就執行「敵擋」他的工作(民二十二22)。因此神才會向他提出有沒有留意約伯的敬虔表現(伯一8)。

🔹控告者

撒迦利亞書與約伯記一樣是有冠詞的「撒旦」(הַשָּׂטָן;亞三1-2),故此同樣有可能只是職銜,而不是名稱。撒旦是負責控訴大祭司約書亞不潔淨,「撒旦」的字根(שׂטן)本身就是「控告」的意思(亞三1;參詩七十一13),並沒有引誘人犯罪的角色。

🔹敵人

歷代志指出「撒旦起來攻擊以色列人,激動大衛數點他們」(代上二十一1)。大衛數點人數,要知道百姓的數目,統計以色列和猶大的勇士(代上二十一2、5),目的是預備打仗。這裡的「撒旦」沒有冠詞(שָׂטָן),除了可以作專有名稱外,亦可用於人物作「敵人」的意思(參民二十二22;王上十一14、23)。故此,撒下二十四1有平行代上二十一1的記載:
撒下二十四1「耶和華又向以色列人發怒,就激動大衛,使他吩咐人去數點。」
代上二十一1「撒旦起來攻擊以色列人,激動大衛數點他們。」

「撒旦起來」( וַיַּעֲמֹד שָׂטָן )的動詞是「站立」,同樣,「撒旦站在( וְהַשָּׂטָן עֹמֵד)約書亞的右邊控訴他」(亞三1),這裡的「撒旦」可以與約伯記和撒迦利亞書一樣作為控訴大衛引起神發怒的問題。不同的是這裡的「撒旦」沒有冠詞(שָׂטָן),約伯記和撒迦利亞書卻有(הַשָּׂטָן)。沒有冠詞的「撒旦」加上動詞「站立」也用作指普通的「敵人」,例如「對頭站在」(וְשָׂטָן יַעֲמֹד)人的右邊(詩一O九6)。因此這裡也可能因神發怒而會興起的敵人(參王上八46;代下六36),誘使大衛數點人數,預備作戰去對抗。

🔳兩約之間墮落的天使

在希伯來聖經中,撒旦不是特意引誘人犯罪的墮落天使。天使墮落最早出現在兩約時期,比希伯來聖經較遲,以諾一書記載天使看到人生了美麗動人的女兒,一百二十個天使下到黑門山的山頂娶了她們為妻,天使與女子發生關係後,生出巨人,高三百肘,那些巨人吃掉全部人所種出的食物(以諾一書七1~八4)。這是回應「神的兒子」娶女子為妻的事件(創六1-4;另參禧年書五1-2),即是說,天使墮落起始並不是神創造世界之前已發生。並且書中更指出天使加百列是管理伊甸園、蛇和基路伯(以諾一書二十7),顯示那時看蛇並不是敵對神的魔鬼。

新約對希伯來聖經的理解,是承接了兩約時間的宗教發展下來的觀念,未必是希伯來聖經本身原有的意思,其實是屬於後期的解釋方法,伊甸園的蛇就是其中的例子了。傳統常說「以經解經」的方法,若是以新約的解釋來看希伯來聖經,必然會出現本文意思和解釋意義的差異。若是帶來更多問題,我們就要值得深思一個問題:希伯來聖經的形成是否為了配合新約經文的呢?

【利申】本文的目的不是否定新約理解希伯來聖經的方法,只是期望我們理解希伯來聖經時,宜把文本意義和後期解經方法分別出來。否則就會錯失編修者想表達的真正意思。

黃天相

伯特利神學院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