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地信仰】死亡的恐怖只在於人對死亡的反應

我們身邊總有兩類人出現,第一類是金融分析員,時常頭頭是道和信心十足般向人分析樓市和股市等各樣走勢,慣常是把自己說成「升勢時賺到錢;跌勢時走得切」,仿似永遠不會虧本的「勢」外高人!筆者每次聽到,只有一個想法,就是他們若是能夠做到,早已發達致富了,何必在人面前誇誇而談呢?第二類是身體保健員,特徵是沒有受過任何醫學訓練,就可以向人提供預防百病的食療,或是擁有不知從何而來的秘方(既是秘方他又怎能得知呢?),可以醫治任何疾病。他們既沒有斷症的訓練,對藥物也沒有任何認識,就可以「無牌行醫」建議人吃東吃西,不理後果。當然,財富和健康都是每個人都希望得到的,但要二擇其一的話,就必然會選擇健康。除了常理知道沒有健康根本不能享用財富外,更大機會是可能懼怕病痛帶來死亡。教會傳統認為死亡是罪惡帶來的結果,每人都要面,懼怕又有何用呢?

希伯來聖經看死亡卻不全是負面的,重點不是死亡本身,而是人面對死亡的原因:

⚰️為壽數得滿足

希伯來聖經人物不是全是把死亡看為負面的,例如雅各(創四十七29)、摩西(申三十一14)、大衛(王上二1)等人都知道自己死期臨到,他們並不是看為神懲罰人的災禍,而是看為自然的結果。人要面對死亡,是受著本質限制。人是由塵土所造,必然朽壞。人本質是塵土,自然最後要歸於塵土的(創三19;傳三20),起初與罪惡是無關的。神在始祖犯罪後把他們趕離伊甸園,就是避免他們吃下生命樹的果子,他們「就永遠活著」(創三22)。因此始祖就算沒有犯罪都要死亡,只不過到了有需要時,他們可以吃生命樹果子才不用死。因此其他動物沒有犯罪,結果都要朽壞而死。智慧傳統指出智慧人和愚昧人都同樣要面對死亡的結局(傳二14b-17),只簡單理解為性命的結束,傳道者用上「死期」,是沒有人可以掌管(傳八8)。

⚰️為行義得拯救

希伯來聖經教導死亡是有正面價值,就是神刻意用作保護人的方法,例如耶羅波安的兒子亞比雅早死,他是耶羅波安的眾子中惟一在神面前顯出善行的人!他的早逝卻可以得到埋葬,以色列人也可以為他哀哭,只有他得到善終,耶羅波安其餘的人後來都被巴沙篡逆時所殺(王上十四10-13,十五29-30)。以色列人把得到安葬看為比死亡更重要(傳六3),否則是極大的咒詛懲罰(參耶二十五33)。因此以賽亞書指出義人和虔誠人死去,無人放在心上和理解,他們死去不是遭受懲罰,而是神提供保護,「義人被聚集是要離開禍患(或惡事)」(賽五十七1-2)。那人會進入平安,可以在墳墓裡安歇。既然神刻意要義人早逝,免得他們遭遇禍患,這就證明死亡本身不是禍患呢!

兩約時期的次經所羅門智訓三章16節也同樣教導義人會受神的保護,永不遭到磨難。他們若比惡人先死,並不是可怕的災難,認為「表面上看來他們似乎遭受了懲罰,然而他們懷有永生的希望。他們遭遇的比起他們將要得到的祝福來,那是微不足道的。神考驗他們,如同爐火煉金,發現他們配得上與祂同在」。接著的四章1719節也指出「賢人可能死於青年,然而惡人卻永遠也不會理解,這乃是主將他們挪去保平安的方法」,惡人死的時候,得不到一個榮耀的葬禮。即是說,神可以透過死亡來保護義人不用遭受苦難,不用看為痛苦的事件,人覺得痛苦,只不過是自己不願離世而已。

⚰️為罪惡得懲罰

希伯來聖經時代保留了近東世界死亡之神——摩特或瑪弗(מוֹת/מָוֶת)的觀念,這本是古代近東世界的宗教使人死亡的神祇或鬼魔。以賽亞書二十八章1518節分別有「與死亡的約」的表達,若把「死亡」理解為專有名詞,就是指死神。又如耶利米書九章21節〔MT 20〕「死亡上來,進入我們的窗戶」,目的是剪除人。約伯記十八章13節也有「死亡的長子」(בְּכוֹר מָוֶת)的描述,是吞吃人的肢體。更重要的,以色列的宗教觀又發展了獨特的觀念,摩特原本使人死亡,神卻能打敗這「死亡」,並且可以能救人脫離離陰間的權勢(詩四十九15MT 16〕;何十三14)。原本「死亡」吞噬一切東西,以色列的神卻反而吞滅了「死亡」(賽二十五8)。因此神最終是掌管著「死亡」,可以拯救人脫離這危險,也可用作懲罰惡人(創三十八7)。

以色列人認為人終歸都要一死,壽數滿足固然令人感恩,若不能夠,死亡都不要來自神的懲罰。不到期而死當然會令人痛苦,但若是來自神的保護卻又可以有截然不同的看法。他們看重的不是死亡,而是造成死亡的原因。人的死亡時間掌管在神的手裡,可是死亡的原因卻是由人來決定的。

人對死亡感到痛苦,主要是要斷絕與其他人的關係,也要放下自己所擁有的東西。人對死亡的痛苦只是對人和事的執著,並不是死亡的客觀事實。死亡的價值是要使人知道自己的限制,在地上做了甚麼都有完結的一天,並且死亡的日期是由神設定,人是不能控制的,知道「赤身出於母胎,也赤身歸回」,使人知道自己是人,不是像神一樣沒有死亡的限制(《主要米大示.創世記》8:812:8)。人就算還沒有死亡,我們都知道人不能肯定可以掌握甚麼的,隨時也可以失去。沒有一人可以在出世時帶來這世界,也沒有人可以在死時帶走,或是保存下來的。

我們面對死亡時感到擔憂,是人之常情的反應,但若因此而過激反應到好像世界末日一般,或因恐懼而盲目「強迫」神必保守,更甚者更是為了生存而甘願放棄一些信仰原則,這就顯出我們平時的信仰素質了。我們不用把死亡的來臨看為慘絕人寰的事,否則一些為國捐軀或是捨身救人的事就不會發生。無論我們感覺如何,反應如何,人始終要一死,遲早都要面對的,那又何必在人生面臨終結前,寧願怨天尤人,去破壞與對神的關係呢?我們更值得深思的是自己死亡的原因,若是壽數滿足或神的保守又何須介懷?我們應該更要重視的是死後怎樣面對神對我們的審判呢!

黃天相

伯特利神學院

廣告

對「【離地信仰】死亡的恐怖只在於人對死亡的反應」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