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地信仰】天災本無情;人禍躲不過

絕大多數遇到天災人禍的人都是無辜的,人自然不想遇到災禍,可是不想卻不代表不會遇上的。很多人以為可以用不同方法就能把災禍的影響減輕,例如不想就當作不存在,採取樂觀態度自欺,就當作災禍不會臨到。希伯來聖經教導不是用方法去逃避,而是正面去看災禍的價值,深信和緊握神仍是背後掌管的主宰。

約珥先知面對蝗蟲災禍,當時的農作物遭到徹底毀滅。他宣講信息,不是祈求改變現況,而是教導以色列人正確面對的方法。

⭕️災禍的目的

「惡行」與「災禍」原本是相同的詞(רָעָה),神降災是回應以色列人所做的惡行,神對惡行和人對災禍的感受是一樣的。約珥先知理解「耶和華的日子臨近」,是成為了災禍的原因(參珥二2-1130-31),他們只能透過悔改才能把現狀改變改來(參珥二12-17)。因為希伯來聖經早已把這日子的災禍看為以色列人得罪神的結果(番一14-18)。他們要做的是悔改歸向神。

值得注意,蝗蟲災禍是整體性的懲罰,也只適用於以色列民立約得到應許之地的祝福和咒詛的關係。其次是義人和惡人都是共同都要面對的,例如耶利米和以西結都要面對亡國之苦,不是以「無辜」的角度去理解。不過,不論是希伯來聖經還是新約,天災人禍頻仍卻是末後日子的徵兆,有沒有信仰的人都不能避免要去面對的。

⭕️災禍的意義(珥二25-27

🔘神會補回(二25

當人質疑義人無辜受苦,義人惡人同受相同的災禍時,其實不同之處是神降災熬煉人的目的,除了潔淨罪惡外,也要懲罰惡人。在審判過後,「我會補償你們這些年來蝗蟲、蝻子、螞蚱、剪蟲所吞噬的,就是我差遣在你們中們的大軍隊」(二25)。這裡指出神會補回災禍臨到時所造成的損失。此外,約珥先知理解蝗蟲為神的「大軍隊」,是受神差遣,確認神是背後控制者。當人轉回後會得補償,這是很特別的神學觀念,並不是以即時的賜福吸引人回轉,而是在審判前回轉,恢復神人關係,或是本身是義人,清楚這樣做並不是免除災禍,而是面對的方法,福也不是維持神人關係的惟一條件,而是要經過災禍後才能得到賜福,正如約伯的結果一樣。

約珥先知指出對於神來說,神報答和報應是同一件事,神可以「補償」以色列人,亦可以「報應」他們的敵人(珥三4)。神不能以有罪為無罪,是按公平信實審判人,也按人的公義和正直待人。

🔘人能夠認識神(二26-27

▪️人因得到滿足而讚美神(二26

「你們會吃得多和滿足」,這是神補償以色列人的結果,昔日因蝗蟲導致沒有糧食而哀哭,神答應給他們飽吃。人也會有適當的回應:「你們會讚美耶和華你們神的名」,這時他們便得到滿足而讚美神,是來自神的「報答」,不是作惡得來的,神有祂行事的目的,是使他們清楚明白神的作為。

這是建基於「就是祂待我們奇妙」(אֲשֶׁר־עָשָׂה עִמָּכֶם לְהַפְלִיא;二26),神所做的事人未必一定立刻明白,要事後才感到「奇妙」,神也透過他們身上顯出神的大能。災禍對人來說是有神背後的目的,使人一起經歷神奇妙的事。

最終「我的民必不會羞愧到永遠」,以色列人稱作「我的民」,是屬於神的關係。他們清楚知道耶和華是他們的神,「羞愧」是人作惡必然的結局反應,面對災禍的痛苦態度,人回轉後,神人關係恢復就不用再羞愧了。即是說忠於神的人最終不會有羞愧,問題是人是否相信,而以正確的態度回應。

▪️人知道神在中間(二27

「你們會知道我是在以色列中間」,這是神彰顯自己的方法之一,透過神在以色列人身上的作為顯出祂自己,並且經驗「我是耶和華你們的神」,神對以色列人作出大事的原因,使他們認識神,是包括懲罰和拯救。更重要是「沒有其他」,這是單一神的敬拜,常出現於第二以賽亞(賽四十五5614182122,四十六9)。最後再重複「我的民必不會羞愧到永遠」,以色列民可以短暫羞愧,約珥先知是指農夫為穀物失收而羞愧(一11),也可以要來自犯罪(番三11)和受到懲罰的反應(耶二26)。但神拯救臨到就消除了(二26),是以色列人得到拯救的結果(賽二十九22)。

⭕️各人平等經驗神(28-29

「以後,我會傾倒我的靈在所有〔血〕肉之上」,「澆灌神的靈」有兩個意義,第一是有神與他們同在的意思,配合上文神在人中間的意思。早期常出現在政治的領袖(民十一25)。第二是神的靈給予在人的能力,使人有能力而完成神的計劃,例如士師或王。以賽亞認為是神賜福的表現(賽三十二15);以西結則認為作用是可以使人可以順從神的吩咐(結十一20;三十六26),代表神重新眷顧人的表現:「我也不再掩面不顧他們,因我已將我的靈澆灌以色列家。這是主耶和華說的」(結三十九29)。約珥表達了不同的對象,包括「你們的兒子和女兒說預言」、「你們的老年人作異夢」、「你們的少年人見異象」、「我也在那些日子傾倒我的靈在男僕和女僕身上」(二29)。神的靈原本多在政治領袖,這時卻臨在任何人身上。

⭕️人適當的回應(珥二30-32

「我會在天上和地下顯示記號,〔有〕血、火、和煙柱」,耶和華日子臨到之先的現象,天象異變成為記號(摩八11)。賽十三10,三十四4;耶四23;結三十二7-8;摩八9也有類似黑暗的觀念。這都是指日子來臨前的「記號」。那個恐怖的時候未到之前,人要「求告耶和華的名,就必得救」(二32)。「得救」動詞字根(מלט)是niphalיִמָּלֵט)字幹,理解為「逃脫」較常見,只有Piel才常被理解為「拯救」,這正配合接著的「在錫安山,耶路撒冷必有逃脫的人」,「逃脫的人」(פְּלֵיטָה)正與動詞是相同字根「逃脫」。這裡則指明是在「錫安山和耶路撒冷」,是針對聖殿的宗教集會,不是泛指普世性的情況。

人「求告(יִקְרָא)耶和華的名」與「在剩餘的人中有耶和華所呼召的(קֹרֵא)」是互相配合,「呼求」和「呼召」是相同動詞,神的人關係是互動的,也是雙向的,問題是人是否與神所呼召的要求配合來「求告」神。「剩下來」本是指戰爭中剩下的人(申二34;書十20),也可以指是經過神審判的災禍後剩下的人(賽一9;俄18)。

約珥先知教導以色列人面對蝗蟲的災禍時,不是祈求神改變,建基於他確信神有其目的。他只教導以色列人要「撕裂心腸」歸向神(珥二13),著重的是神人關係來面對災禍。我們面對環境建基兩個條件,第一是人對神的掌管的認識,第二是個人質素能否面對。最值得擔心的是現在要指出神掌管一切時,反遭曲解為人不用負責任或逃避責任,或是看為不合時宜的觀念。可是整本希伯來聖經就常有這觀念!人要負的責任就是檢視自己與神的關係。任何天災臨到只會顯出人無能為力的渺小,妄想改變或質疑神徒令人痛苦。至於人禍,當然是由惡人製造出來。若我們以為可以憑一己之力去改變,當然歷史上不是沒有,就真的要看看自己的素質,假如平日時常作惡得罪神,與製造人禍的惡人沒有分別的話,神又怎會使用這樣的人去改變呢?無論如何冠冕堂皇的理由,結果很大機會頂多只會造成另一件人禍事件而已。

黃天相

伯特利神學院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