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地信仰】守望者不是「持守觀望」的人

我們很多時都會非常體恤和接納自己的軟弱,每逢自己做得不好時,常要求人家多體諒,更祭出「每個人都是軟弱」的旗號。可是到了別人犯錯時,卻又可言正辭嚴指責人。為何不嘗試體諒和接納那人的軟弱呢?信徒似乎只可以接受自己做得不好,卻又不能容忍其他人的不是。

其實,這也不是完全錯誤的,若是犯錯當然可以指正,問題在於適用別人時,不是應該同樣適用在自己身上嗎?因此,神呼召以西結事奉,宣講的對象是悖逆之家時,就先要求先知不能像他們一樣悖逆,否則又怎能厚顏無恥指責他們悖逆呢?

⭕️事奉態度(結三4-11

先知對神盡忠才能使自己站穩立場,才能不會懼怕和驚恐他們(結三9)。先知透過自身順服神的表現,顯示出先知應有的素質,這樣就不會迷失在自己的工作果效中。神使先知知道他只用宣告「主耶和華這樣說」的信息,並且指出群眾的反應或者聽,或者不聽(結三11),根本不是先知能夠控制。神就是把先知工作焦點放在是否聽從神所要求的宣講內容,而不是群眾反應的果效。

神指出以色列家悖逆的因由,他們本是明白先知的說話(結三6),只是他們不肯聽從。神要先知明白,他們不是不聽從先知,而是不聽從神。先知在蒙召時早已知道他們是「額堅心硬的人」,神卻使先知的臉硬過他們的臉,額像金鋼鑽,因此先知根本不需因他們的臉色驚惶(結三7-9)。這就決定於先知對神的態度了,坦然無懼建立與群眾不一樣的態度,願意順服神,又表現出聽從神的吩咐而作的事奉。自己若活在神人的破壞關係中,不可能使群眾信服的。正如耶利米服侍的對象雖然不同意耶利米所宣講災禍臨到的信息,但他們卻能夠確認耶利米是奉神的名向他們說話(耶二十六16)。

⭕️異象結束(結三12-15

神呼召先知向百姓宣講,那時「靈舉起我」,預備帶領先知返回原來的地方。靈提起先知時,先知的感受是「我心中甚苦,靈性忿激」,直譯作「苦在我靈的熾熱中」(מַר בַּחֲמַת רוּחִי;三14)。這是他對自己的召命的反應,宣講的對象是額堅心硬的人,又是悖逆之家。不過「耶和華的手堅強在我身上」(וְיַד־יְהוָה עָלַי חָזָקָה),先知蒙召承接了召命,不能不做。正如耶利米宣講神的信息,換來人的嘲笑和戲弄,他覺得給神欺騙了,可是他還是繼續宣講,「由於我不再提耶和華,也不再奉他的名講論,我便心裡覺得似乎有燒著的火,閉塞在我骨中,我就含忍不住,不能自禁」(耶二十9)。

靈把先知帶到提勒亞畢的被擄的人群中(結三15),返回要服侍的人群當中。先知在那裡七日「驚恐」(《和》憂憂悶悶),本身解作「荒涼」(結二十26)或「驚慌」(結三十二10),然後他才因神的回應從震驚中轉過來。這裡是先知對自己召命的反應。

自稱蒙神呼召的人,卻從沒有建立神在自己心目中的應有位置,只有不斷軟弱,又不斷要求人接納自己的軟弱,這樣與自己服侍的對象有甚麼不同?為何神要使用自己呢?既然願意承擔神所託付的使命和工作,怎可能表現出與服侍的對象同一樣的生命質素呢?

⭕️守望者的角色(結三16-21

七日之後,神的說話再次臨到,代表先知「驚慌」七天後,神才對他的回應,指出先知應有的角色,神要立他為「以色列家的守望者」(結三17)。先知常有作「守望者」的責任,作用有二:第一是把所看到的信息宣告出來(賽二十一6);第二則作警戒的作用(耶六17;彌七4)。兩者要並存,目的使人要離開惡道歸向神。

因此以西結承擔召命,從神那裡聽到說話時,就要替神警告群眾(結三17),首要條件當然是先知與群眾不一樣的表現。這裡交代了「守望者」應有承擔的責任,先知要接受吩咐去警告以色列人所犯罪的後果,不需為群眾的反應負上責任。

對待惡人,先知若不警戒他們,惡人不能有轉回的機會而要死在罪孽中,神會追討先知的罪(結三18)。原因是「你若未曾警告他,亦未有向惡人表明警告他的惡行,藉此使他存活,這惡人必會死於自己的罪孽中,但我卻會追討你使他所流的血 」(結三18)。相反,先知警戒惡人,他們不聽守望者的教訓,是自招滅亡,與先知無關,守望者可以拯救自己,脫離了罪(結三19;三十三9)。

對待義人的態度也是一樣,神會在他面前設置絆腳物(結三20),先知則要用警告作提醒,昔日他們所行的公義是沒有用的,不會被紀念,會死在罪中。若先知沒有做警戒的工作,神也要會追討先知的罪。相反,先知若警告義人:「義人是不要犯罪的」,結果若「他不犯罪,就必定存活,因為他受警告(結三21)。」這就是義人和惡人的分別,作惡只是他一剎那的事,可以接受警告,於是他們就可以回轉。先知盡了責任,不會受到神的追討。因此,先知蒙召不是要改變環境,工作的目的也並不是要改變作惡群眾面對滅亡的結局,先知的工作只是在不能避免的滅亡結果下,拯救願意回轉的人。

這對先知是很重要的工作態度,額堅心硬的群眾預期的反應是冷漠和敵對的。守望者的角色只是看自己應盡的責任,並不是預期對象應有的回應!

教會需要的守望者,並不是在開會時消息交流,聽完就當沒事發生,而是看了問題而勇於承擔指出來。當然大前題是自己並不是有相同問題的人。若果時常軟弱犯罪的信徒指責教牧同工的問題,這當然是他們「五十步笑百步」的問題。若那真是教牧同工的問題,並不因信徒的問題而把自己的問題改變的!自稱蒙神呼召的人,若不是表現出與信徒不一樣的品格,這又如何作教導和帶領呢?我們只怪人家無理指責,若是「無理」又何須介懷,其他人看不到嗎?最怕是「有理」,這就是自己的問題了。只憑個人主觀經驗來看,教會常把「遲到」和「奉獻」的問題推給外來講員來作教導,這是教牧同工怕得罪會眾,還是連自己都做不好呢?

黃天相

伯特利神學院

廣告

對「【離地信仰】守望者不是「持守觀望」的人」的一則回應

    1. 先填表格,然後交版稅咁喇😂😂😂
      我都唔知有乜需要的手續,根本可能不用手續🤔🤔🤔
      其實提供一條link給會友,叫他們自行看會否環保一些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