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地信仰】權力在己手;評價在民口

世上除了犯了法的人,應該沒有人不支持警察執法,執法根本就是他們的職責,問題是他們執行的手法。難道沒有受過警察的專業訓練的人,就不可能明白他們的做法?

最近有五位幹探在行人眾多的鴨寮街中,以極強的觀察力看到「形跡可疑」的學生,發現他買了十枝雷射「槍」(慚愧,我最初還以為是購買毒品),然後「徘徊」(以後買完東西就不能逛街了),最後幹探表明警察身份,那學生就立刻逃跑。他們就因此能夠斷定只用細小白色膠袋裝著沒有電池的雷射「槍」是攻擊性武器(起初還以為是炸彈信管添,嚇得我丫)。事後警方解釋他們是有責任防止罪案發生(原來他們是知道的)。不幸那五位身穿黑衣的幹探根本不知道,對於時下的年輕人來說,他遭到黑衣人包圍未必覺得危險,當聽到對方表明警察身份,反而會覺得不安全呢(你知喇,說話時郁動隻手掂到警察,都可以被威嚇控告襲警的)!

受過專業訓練的警察看人的確與普通市民有所不同的。之前他們在元朗看到的白衣人,原來全是「面目慈祥」,又「正氣凜然」(沒有「形跡可疑」嘛)。縱使他們聚集拿著鐵管籐條木棒等物件,都不能證明有任何攻擊人的意圖啊(當然可能還包括白衣人那時沒有「徘徊」,與警察相遇時只見警察「離去」而不是他們「逃跑」啦)!警方事發前收到通知卻不去理會,忘記了「防止罪案發生」的職責。事發後11分鐘,兩位警員到達,看到市民給人毒打,立刻轉身漫步離去(幸好不是奔跑,否則就丟臉喇),那時又不用「保護市民生命和財產」了,就當沒事發生一樣(原來你睇我唔到,我睇你唔到是真實存在和有效的)。據稱他們只是等候支援(當時四處「兵慌馬亂」,警署又關了門,不知他們躲藏在哪裡等候呢?離開前通知一聲地點給人一起匿埋嘛),事後等到支援他們二人有返回嗎?遲了39分鐘才到的防暴警察,沒有做任何事,也沒有跟進就收隊,惟一做到的是勇猛非常拿著警棍「兇」求助無門而大聲提出質疑的受害市民。或許當時警方斷定遭受毒打的市民是「形跡可疑」,給人襲擊時又四周「逃跑」吧。八鄉指揮官近凌晨到來(八鄉都要咁耐到?可能是徒步前來,辛苦晒),他對著記者鏡頭的樣子囂張跋扈(或是未受過專業訓練的人看不懂的「英姿颯颯」),全不覺是因他們失職而令無辜市民受傷,竟連丁點兒的同情心和憐憫心都沒有(後來才知怪錯他,他本是禮貌周周的人,不過只會對待「面目慈祥」的白衣人而已)!另外元朗指揮官在事發五小時之後到來,滿臉正氣和自信捉字虱說「刑事」探員到達時沒有看到任何人拿著武器(當然啊,人家剛做完「劇烈活動」,還要人家拿著非攻擊性武器等閣下幾小時,很累的,真有點強人所難啊)。怪不得之前防暴警察可以與拿著鐵管籐條木棒的人拍膊頭,原來對於他們來說,毒打無辜的人才是良好市民?受害者反而全是「暴徒」。

希伯來聖經教導神給人不同的角色,擁有不同權勢承擔不同的責任,例如「祭司講律法,智慧人設謀略,先知說預言」(耶十八18),就算君王是國家最高的領袖,擁有最高權力,但也不能任意妄為,不能做其他不是他職責範圍的事。

⭕️人可以因權勢建立功績

公元前八世紀猶大王烏西雅(亞撒利雅),16歲登基,作王52年,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王下十五1-4)。他作王時的貢獻在於對外和對內的政策。對外則是打敗非利士人,聲名大噪,亞捫人進貢,名聲傳至埃及(代上二十六6-8),他更收回以拉他(以旬迦得),昔日約蘭王所喪失的口岸和工業,再重新控制(王下十四22)。對內則鞏固耶路撒冷的設施,在不同地方建築了堅固的城樓,和瞭望樓,又挖井幫助農作業和畜牧業,又製造各樣的軍事器具,勇士眾多,國勢強盛(代下二十六9-15)。那時正值北國耶羅波安二世的興盛時期,兩人的盛世版圖,差一點便可以與所羅門時代相比。

⭕️人可以因權勢驕傲自毀

晚年時烏西雅患上痲瘋,由其子約坦攝政。他患病的原因,是他因強盛而心高氣傲,以致敗壞。竟然干犯神,要代替祭司在聖殿內香壇上燒香,那裡正是聖所,只能祭司進入。當然眾祭司阻止他,清楚指出「烏西雅啊,給耶和華燒香不是你的事,乃是亞倫子孫承接聖職祭司的事。你出聖殿罷!因為你犯了罪。你行這事,耶和華神必不使你得榮耀」。但烏西雅不聽勸諫,還向勸諫他的祭司發怒,以為用君權可以代替祭司的職責,結果招致神的懲罰,立刻長出痲瘋(代下二十六16-20)。這種因成功而變成驕傲的,最後招致神的刑罰例子,代表了沒有人可以在世上做了任何事而自誇,也不以為自己擁有權力就可目空一切!神還是掌管著的。

現時警察擁有公權力而不懂節制,自以為權力和武器在自己手,不用守一直以來的規例去執法,更忘記自己應有的職責。他們拿著裝備出警署之後,除了同袍外,他們看到的四周群眾全是「暴徒」。無錯,每次出勤都遭到四圍的人漫罵挑釁,壓力沉重,但是公權力和武器都在自己手中。前幾年警方發射了87枚催淚彈就以為很大件事,怎知現在一日之內就可以使用800枚!由於他們現時把示威者、抗爭者、記者、普通市民,街坊以及政客,或任何在他們前面的人都視為構成威脅的人。前幾天他們可以「大公無私」連大公報記者都拘捕了(可是很快就獲得釋放,據稱還得到道歉,的確與別不同)。這種唯我獨尊的態度導致他們陷入困局!早期進入不同的私人屋苑已給住客罵走,現在居民還主動到樓下質問他們行動的根據,這還可以說是「暴徒」的挑釁嗎?當連委任證都不肯拿出來,警察編號都要收埋,對別人不敢說自己的職業是警察,這可以怪誰呢?

黃天相

伯特利神學院

後記:本文目的只是想表達執法者也是守法者,自己不守法又如何執法呢?前幾天不同地方同時出現抗爭場面,警方都可以有足夠力量去應付,為何元朗那一夜卻完全沒有呢?若有市民在現場提出質疑,完全得不到任何合理的解說,反遭殺氣騰騰驅趕和武力鎮壓,這是市民頑固無知,還是執法者目空一切呢?

廣告

對「【離地信仰】權力在己手;評價在民口」的一則回應

  1. 敢問作者,你看過連登沒有?

    你已經把聖經從創世記,到啟示錄看了一遍嗎?

    你覺得連登內鼓吹的東西,定還是政府提出的更合乎主心意?

    謝謝解答。

    1. 抱歉,我從未看過連登。

      我信主第一年已看了新約兩次,舊約一次,按自己每天讀經進度加信主年日,應該最少有50遍了。

      未看過連登,所以答不到。其實,我們是否應該問各人在其中有沒有背棄自己的信仰,比站在甚麼立場更重要。

      自由的寶貴之處是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看法,正如之前的文章我也質疑強迫人罷工的「不合作運動」。至於主的心意,從希伯來聖經來說,祂給人托付各有不同,並不是要把人按政府和非政府的對立二分看法,政府裡有很多愛主盡忠的信徒,相反亦然。我個人認為並不是用立場來判斷主的心意。

      Liked by 1 person

  2. 黃天相博士,請問你是以個人名義,還是神學院名義寫這篇文章?
    根據你文章所表達的,不知道是否在現場親眼目睹一切?
    你有權以「任何文筆」的表達方式,但這文章卻看不到你的修為!
    你有權批評警察,卻看不到你的公義!
    你有權支持民主,卻看不到你的公義!
    抗爭者任意到各區所謂表達訊息,有諮詢過街坊同意?破壞當區環境和設施,是表達方式?元朗婆婆叫他們離開,店舖關門,這不是民意嗎?多名無辜市民因為表達意見被暴徒毆打、刻意到警署破壞,甚至破壞及傷害無辜的家人,這是公義的行為?
    作為一個牧者(其實都不知道你是否上帝眼中的「牧者」)
    對暴力只是單方面的批判;
    對受傷害者只是單方面的關懷;
    甚至有理由相信你認同「以暴易暴」!
    請問在這現今的社會,是你無信心讓上帝掌管公義,還是你「自以為義」?
    請問耶穌的愛,就算耶穌對拘捕衪的士兵都「不要以刀還刀」!現在是否由你去選擇關懷的人,還是愛每一個人?
    請問你的大使命,是傳信望愛,是傳福音,還是傳仇恨?還是傳「另一個主」?

    1. 謝謝您的回應!
      這裡所有文章都只是我的個人意見,文責自負,與神學院完全無關。
      我沒有在多個現場,就算在現場,也只是看到自己站在的位置上所見到的東西,也不能看到整幅圖畫。
      上一篇文章我質疑強迫人罷工的「不合作運動」,有人就斥責我不應把年輕人看成搞事份子。這篇文章我提出警方的執法問題,閣下又覺得我偏幫抗爭者。為何一定要以「年輕人」或警方的立場來決定那人的說話和意見是否正確呢?
      元朗事件,我估閣下都同意無差別毒打無辜市民是有問題的。導致這事件的出現難道沒有問題嗎?面對受傷的人,難道不應有同情心和憐憫心嗎?正如你所說:「多名無辜市民因為表達意見被暴徒毆打」,那些無辜市民也應得到人的同情和憐憫。為何是由我「選擇」呢?屯元區變成死城,是這件事之後第二天的後遺症。雙方的問題應是以各自的行為來解說的,並不是提出對方的問題就可以證明自己沒有問題的。
      我這篇文章批評警方的執法問題,不是等於我支持其他立場啊!可否分開看呢?正如我看到警方拘捕示威者後主動遞上水樽給對方喝,又可看到示威者攔阻其他人對倒地的警察拳打腳踢。何必單憑看到批評某一方,就立刻代表那人支持另一方呢?仇恨不是由個人散播,是由雙方所做的一切造成的。特別形成了只有非友即敵的觀念。
      既然你認為我有權批評警察,也有權支持民主,這就是得好的根本觀念,至於看不到我的公義,這就不是我所批評的事有問題,或許只我表達的問題,正如你所說「這文章卻看不到你的修為」吧。閣下又認為我「無信心讓上帝掌管公義」,或者你花點時間看看我之前的文章吧?至於甚麼是「公義」,從希伯來聖經來說,神要人遵守祂的吩咐對別人「行公義,好憐憫」,就是用相同的標準和態度對待任何人,無論那是「鄰舍」還是「仇敵」。正如抗爭者可以有爭取罷工的「自由」,卻不容讓人自由選擇是否跟隨是有問題。警方對抗爭者的防禦和執法,標準也應同樣用在白衣人身上。當然,最重要的是你也相信應要有的「公義」,也深信神的掌管。至於你又以為我「自以為義」和有理由相信我認同「以暴易暴」,又說傳「另一個主」,我就難以明白和茍同了。
      最後,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想法,也可以反對人家的看法,但不能強迫人家跟隨自己的看法和做法(如前幾天的罷工),這就是自由的可貴了。

      Liked by 1 person

  3. 我想起早前的其他牧者的講道(約書亞記5章13-15),唔好問上帝係唔係站在自己的一方,而是自己係唔係站在上帝的一方

Hebrew Bible Study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