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地信仰】以立場代替論述內容;以感覺代替善惡標準

我們可以從網絡世界裡收到大量信息,有真有假。若不用求證,又怎能可以接受或反對呢?現在社會的撕裂已經不是不同意見的問題,而是仿似不講道理,只講立場的時代。大商家要被迫表態,小市民卻因不同立場而爭論不休,結果反目。信徒一方面高喊愛和包容,另一方面又轉載沒有求證只符合自己立場的網上信息,互相比拼爭拗一番,這已不單是論述己見了。希伯來聖經教導對人對事的應有態度:

⭕️審判不憑人數(出二十三1-3

不可隨夥佈散謠言;不可與惡人連手妄作見證。不可隨眾行惡;不可在爭訟的事上隨眾偏行,作見證屈枉正直。也不可在爭訟的事上偏護窮人。

「不可隨夥佈散謠言」直譯作「不可提出虛妄的消息」(לֹא תִשָּׂא שֵׁמַע שָׁוְא),這裡應與下句連著理解:「不可與惡人舉手作假見證」(אַל־תָּשֶׁת יָדְךָ עִם־רָשָׁע לִהְיֹת עֵד חָמָס),明顯是指審判的過程中不能作出未經證實或不真實的證供。

有時為了支持自己的立場,已經好像沒有正常的底線似的。正如最近有女示威者眼部受傷,有說來自警方的布袋彈,又有說是抗爭者的鋼珠引起。警方又不肯正面回應作證實,於是各人就產生不同支持和反對的「證據」或「推論」。有人用片段證明傷者所戴的眼罩是可以抵擋鋼珠,接著又有人以傷者受傷倒地後冷靜的表現,還手握著水樽,甚至傷後數天沒有發聲,於是看為陰謀。好像完全看不到傷者永久失明的慘況,當然最冷血的意見竟然是有人認為這是不守法的人理應預計要承受的結果,好像把那人可能永久傷殘看為自討苦吃。

因此,聖經要求不單是不要「散佈謠言」,並且還「不可隨眾行惡」(出二十三2),直譯作「你不要成為眾人之後去作惡」(לֹא־תִהְיֶה אַחֲרֵי־רַבִּים לְרָעֹת)。我們很多時人云亦云,正如有位前任高官的醫生既不屬於該專科,又沒見過傷者,只說了一句來自「彈珠」,就牽起一場爭拗,可是那醫生最後說了其實他都不知道實情。很奇怪其他人就甚麼都不理會,立刻就不斷轉載。這類造謠作惡也是用於審判的過程,「不能在訴訟的事上去扭曲,在眾人之後去顛倒」。這樣是欺壓人的表現,連續兩次指出「在眾人之後」(אַחֲרֵי רַבִּים)。即是說,不是以人數多寡作審判的準則,「惡」不會因多人做而改變惡的本質。同樣那不能以爭訟人的身份而有所偏頗,不能「偏護窮人」(出二十三3)。他們一方面要保護窮人(出二十二25-27,二十三6),另一方面卻不可偏幫窮人(出二十三3)。這就是審判時的公義的問題。

傳三16指出「在審判之處有奸惡,在公義之處也有奸惡」,這是不能避免的情況,問題是信徒是否成為製造奸惡和不義的元兇,刻意引用沒有求證的資料「作假見證」,只因自己的立場而對受害者進一步造成傷害。

⭕️幫助不憑關係(出二十三4-5

若遇見你仇敵的牛或驢失迷了路,總要牽回來交給他。若看見恨你人的驢壓臥在重馱之下,不可走開,務要和驢主一同抬開重馱。

希伯來聖經常教導人的公義,是不應因對象的身份而有所分別的。人有自由選擇自己的立場,也可以反對別人的不同立場。可是並不因不同立場而放棄自己應有的信仰原則。這裡教導人見到仇敵迷失牲畜,若遇上了就要帶回給仇敵。同樣有仇恨的人遇到需要,「驢壓臥在重馱之,不可走開,務要和驢主一同抬開重馱」。相同的行動也適用在「弟兄」身上(申二十二1-4),這正是一貫的信仰教導,一方面不排除「仇敵」的存在,另一方面是人遇到有需要的人,自己又有能力去幫助,就要為對方提供幫助,不會因對方的身份而有所分別,這就是信仰的公義。

我們可以批評和反對不同的立場,可是相同的標準是否應該也用作衡量自己的立場呢?我們可以批評抗爭者違法,為何又不理會執法者的違法呢?同樣,我們可以斥責執法者過份使用武力,為何對示威者濫用暴力又視而不見呢?

⭕️公義不憑身份(出二十三6-9

不可在窮人爭訟的事上屈枉正直。當遠離虛假的事。不可殺無辜和有義的人,因我必不以惡人為義。不可受賄賂;因為賄賂能叫明眼人變瞎了,又能顛倒義人的話。不可欺壓寄居的;因為你們在埃及地作過寄居的,知道寄居的心。

內容再次重複了審判不可「屈枉正直」(出二十三26),這裡的對象是「你的窮人」或「你的有需要的人」(אֶבְיֹנְךָ),而第3節則只「窮人」(דָּל)。無論遇上任何人,都要「遠離虛假的事」(דְּבַר־שֶׁקֶר),意思是不能透過虛偽或欺騙來歪曲正直,就是不能作假見證(出二十16)。這裡則是「不可殺無辜和有義的人」,「無辜」(נָקִי)本是指「與神無關的人」(出二十一28),「有義的人」(צַדִּיק)則是「公義的人」,就是無罪的人。這裡就是指藉著欺騙使無罪的人受害。原因是神「必不以惡人為義」(出二十三7),同樣道理,神也不會以義人為惡。這就是審判的原則!因此,負責審判的人要有素質的操守,不能叫賄賂顛倒是非,由於「賄賂能叫明眼人變瞎了,又能顛倒義人的話」。賄賂(שֹׁחַד)作惡是心裡的污穢之一(申十16-17),是會受咒詛(申二十七25)。賄賂的目的只有一個:「他們因受賄賂,就稱惡人為義,將義人的義奪去」(賽五23)。這裡是指,顛倒義人的話則是本是「義」的教訓變作「惡」。

最後是教導「不可欺壓寄居的」,不能以地位權勢欺壓比自己低的人,原因是「你們在埃及地也作過寄居的」。若自己擁有權勢而忘記自己昔日也曾處於卑微位置,進一步欺壓人,這何來是「初心」啊?

信徒不會因自己的存在而改變環境,可是也不能因此就成為作惡的始作俑者,更不應為滿足自己成為謠言的散播者。我們認為可以用神所憎惡的事來成就祂的工作嗎?此外,我們若只靠自己的能力,神又如何介入呢?正如警方反對今天的遊行的路線,結果人數眾多,警方反而要求主辦單位流水式疏散人群,最後變相支持「遊行」路線,有時又何須以為單靠暴力抗爭才成事呢!信仰是否能夠活出來不是決定於環境和人事,而是自己能否捉緊信仰的原則。

黃天相

伯特利神學院

廣告

對「【離地信仰】以立場代替論述內容;以感覺代替善惡標準」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