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地信仰】教會領袖決定暫停教會崇拜的反思

最近的疫情問題導致教會是否決定崇拜聚會產生不同看法。最常見是各自引用經文來證明自己的立場,或是用釋經來否定對方理解經文的方法。有些則把問題「哲理化」,甚麼都要定義一番,例如教會、崇拜的意義等。更有些直接指出現實的需要,把維持崇拜提升到不理會和不看顧信徒,漠視他們遇到的困難,例如面對口罩和清潔清毒用品的短缺下,仍要信徒「浪費」物資,加上人群聚集又會增加傳播的風險,加重醫療系統的負擔。當然亦有些避免爭拗,選取包容的做法,認為「暫停教會崇拜沒有錯,堅持崇拜也有道理」。

⭕️暫停崇拜的原因

🔘顧念信徒的需要

本文的重點不是討論暫停崇拜的問題,而是反思蒙受神託付的教會領袖如何決定的問題。暫且放下經文撇開不論,首先討論教會如何配合會眾的需要,以及應對他們所面對返教會的困難。會友眾多,需要各有不同,困難多樣,教會如何滿足所有人呢?希伯來聖經的律法能夠成為以色列人的信仰指引和原則,只是要滿足人想過着符合神生活的需要。其實,信徒自己若是覺得有需要不能返教會,也由於種種原因感到困難。教會是否暫停聚會對他們來說都沒有多大影響,他們大都選擇不會返教會,根本不用教會決定暫停聚會來「看顧」他們的需要,也不需用方法「阻止」他們前來教會,正如現時參與教會崇拜的人數少了一大截就能顯示出來。此外,教會顧及不能返教會的需要,為何不理會有些人期望繼續到教會崇拜的需要呢?

問題是每當討論崇拜聚會時,本身應是屬於信仰的思量,卻又不期然轉到對現實需要的顧慮,這與沒有信仰的群體又有甚麼分別呢?教會領袖處於對上帝的吩咐不能違背,對信徒的需要也不能置諸不理的兩難之中,這就真的是很好的考驗,若只用不同的現實理由來否定神一貫的要求,這就顯出信仰的質素了。

🔘避免增加傳播風險

暫停聚會最受人接受的理由可能是避免聚集群眾增加傳播風險。若是的話,為何教會又不教導信徒不要花極長時間聚集來排隊購買口罩,或到超市與群眾一起搶購廁紙和米糧呢?這也不是「增加傳播風險」嗎?若認為這是沒法子下的切身需要,我們又怎樣看教會崇拜是否「必需」呢?網上直播是否可以取代教會平時理解「不可停止聚會」意思的一貫教導呢?還是非常時期就真的用非常方法?疫症過後,信徒又可否繼續網上直播代替返教會崇拜呢?若是可以的話,信徒就可以用任何理由免除「舟車勞動」返教會了。若是不可以的話,又有甚麼理由否定他們不可以這樣做呢?避免感染疫症比持守信仰原則更重要?

沒錯,暫停崇拜的原因是避免自己傳播病毒給別人,也不想自己受到感染。若是在其他沒有確診者的地方,我們就只用常識消毒雙手和戴口罩等方法面對就成。現時沒有暫停崇拜的教會都很妥貼設定很多「安檢措施」:進入前量度體溫,清毒雙手,腳踏清毒地氈,不能除下口罩,也要求人不握手,聚會時彼此相隔遠一些等。各人都做足本份,其餘的事就是考驗我們相信神有多少了。信仰並不能使人免除感染病毒的保證,但卻應該使人能夠掌握面對疫症的方法和態度。有人說暫停聚會是避免感染,就是避免增加醫療系統的負擔,現在有些信徒每天仍要上班去,為何又沒有這樣的問題呢?

筆者家中老板娘與其他醫護人士一樣,絕大多數每天都只戴着口罩進入醫院上班工作去,他們面對的環境肯定比教會的聚會更惡劣和更危險,我們都覺得他們是應份的,也是他們職責所在。這樣的話,受神託付管理教會的人應盡的責任又是甚麼呢?

⭕️希伯來聖經的領袖

🔘祭司:

以色列人患上不同種類的皮膚病,就要到祭司那裡檢查,由祭司決定是否不潔淨。那人要關鎖隔離七天,再看病情,若已好轉,病人只需洗衣服就成了。若是發現具有傳染性的疾病,七天後又未好轉,就要再加多七天隔離。祭司不單要承擔檢查病人的責任,也要負責清理病人的物件和居所。若果疾病繼續出現,祭司就要進入病人的房屋察看,若証實是有繼續蔓延的跡象,就要定那房屋為不潔淨,要把整間房屋拆掉,把所有房屋的材料丟在城外不潔淨之處(利十三~十四)

這裡的重點不是祭司有沒有能力處理的問題,也不是他們是否可以免受傳染,而是身為祭司就要與其他人不一樣,要承擔神所託付的責任。更重要的是,以色列人只是要求那些患病的人受到隔離,不能參加聖會,並不是健康的人為了避免染病而停止聚會。

🔘先知:

先知面對各樣的災禍,主要的工作是使群眾認識災禍臨到的背後神學意義。以色列人的聚會觀念有別於現在的做法,在遇到災禍時,先知一方面叫人回轉,另一方面呼籲群眾要舉行宗教活動,透過宣告「嚴肅會」來表達向神的痛悔和哀求(珥一14)。這觀念一早已孕育在以色列的宗教中,例如大衛面對瘟疫,他就築壇獻祭,這樣才中止(撒下二十四25;代下二十9)。約沙法面對外敵攻擊時,指出無論遭到各樣的災禍(刀劍、刑罰、瘟疫、饑荒),「我們在急難的時候,站在這殿和你的面前,向你呼求,你必垂聽和施行拯救,因為你的名是在這殿內」(代下二十8)。

即是說,他們面對災禍的危難時,不是避免聚會,反而是招集會眾前來集會,這樣是他們不顧念人的需要嗎?先知覺得那時的人真正需要是甚麼呢?

🔘文士:

文士透過智者的身份來教導以色列人,傳道書勸勉人面對自己無常的人生,人無論智慧和愚昧都要面對死亡,與獸一樣都要歸於塵土,無人可以掌管生命,留住生命(傳二16,三21),人生既有亨通和患難的日子,也有善惡報應不公的情況(七14-15,八14)。人只要敬畏神、謹守誡命就成,這是人的本份。約伯記則指出約伯可以面對天災人禍(伯一~二),但並能接受自己患上全身毒瘡,因為不能接受自己得到看為違犯律法下的懲罰(參申二十八35)。結果神不是解釋他患病的原因,而是查明約伯究竟是否明白神創造的秩序。重要的不是人要求明白的遭遇原因,而是自身究竟在甚麼的處境,約伯由始至終就是「敬畏神,遠離惡事」(伯三十一)。

教會領袖平時遇到節日時已經立刻把教會聚會取消或改期,理直氣壯看為顧及信徒的需要。今天遇到疫症時又暫停崇拜,以其他方法代替,把平時的教導放在一旁。這樣的做法是因時制宜、靈活變通,還是變成沒有原則呢?希伯來聖經的律法精神在於不受環境的影響而改變信仰的原則,正如但以理不會因環境而靈活變通改變自己的祈禱的習慣。

本文的重點不是討論暫停崇拜本身的問題,而是反思蒙受神呼召的事奉者,平時常掛在口邊教導信徒「憑信心倚靠神,神必保守」、「你出你入,耶和華要保護你」……為何這場疫症出現了,好像完全忘記了那些「迷信式」的信仰口號呢?到了考驗臨到時,表現與其他人沒有分別,昔日自己的「信心」教導竟然不能實踐出來?信仰的原則若因應環境而隨時可以改變和放棄的話,有時明哲保身與因時制宜真的只是一線之間而已。

後記:

筆者在多年前沙士時期,仍堅持到當時爆發嚴重的威爾斯親王醫院裏負責聚會,原因並不是盲目認為神必保守,使我免受感染,而是聚會的服待對象是醫護和患病信徒,他們每天都要在那裡工作或接受治療,既然他們都不恐懼,反而應該要承擔負責聚會的人卻退縮,又怎說得過去?又怎再有面目教導別人不畏環境努力盡忠事奉神呢?

現在筆者除了被取消外,仍會到不同教會負責聚會,出發前必會在家自行量度體溫,到達教會前清毒雙手,全程也戴着口罩,本人做足本份,其餘沒法控制的事又何必強求平安的保證?

在這兩個星期,第一間教會關門取消了聚會,只進行網上錄播。第二個維持崇拜,雖然少了近三分二人,他們仍做足「安檢措施」,並且更有會友在這段艱難時期舉辦了口罩、漂白水和搓手液與鄰舍的分享活動。究竟哪一間更符合神的期望呢?

黃天相

伯特利神學院

對「【離地信仰】教會領袖決定暫停教會崇拜的反思」的一則回應

  1. 我認為聖經時代的疫症沒有現代的複雜,傳染性也及不上近代的,基於此先知或祭師對疫症的認識及處理,自然就會簡單一點。
    另外現代信徒並不認為暫停一下聚會是破壞信仰原則,最簡單的觀察就是出外旅行時絕大部分信徒都不會考慮聚會的問題。

    1. 謝謝分享!
      「聖經時代的XX沒有現代的複雜」,「自然就簡單一點」,是可以百搭用在任何處境的。我不是疫症專家,不知聖經時代的疫症是怎樣具體情況,但知道如瘟疫、痲瘋同樣可以傳染,一樣會死人的。若要再深究下去,當時醫學不昌明,沒有防疫設備,是否就以「簡單一點」就看為不再適用呢?

      文章只是論述教會負責決定暫停聚會的人所考慮的因素,至於其他信徒是否返教會就是個人的決定。此外,不明考慮出外旅行不返教會是沒有問題的觀念,這樣的話,是否可以隨時做任何事如要睡覺,要去飲茶就可以暫時不返教會聚會,這樣都是沒問題?結果變成其實不返教會聚會都不破壞信仰原則。這樣的信仰是自己覺得對就可以做?

      1. 我不是認同可以這樣做,而是提出這個觀察推論(當然有可能不正確)—> 信徒並非隨意不返教會聚會,而是於某些情況之下會不返教會聚會。如果這個是現實,那麼教會領袖群體就需要有共同的信仰原則或價值觀,才能定出大家都同意的暫停聚會決定。

  2. 想香港搞到好像韓國一樣嗎?如此推論,當遵守安息日,那所有基督徒都不應該在星期日返工,所以都不適宜當醫生護士了。當日你係威爾斯舉行聚會係為裡面走不出來的醫護而設,十分欣賞。但同樣佢地唔會明知風險存在仍邀請外面的朋友到威爾斯聚會吧!

    1. 你說韓國教會感染情況嗎?他們有做「安檢」,有戴口罩嗎?
      醫護星期日要上班,不代表他們停止參加其他時段的崇拜。大部分返不到星期日早上崇拜的只是返A(早更)的人,其餘都返到的。安息日也不是星期日。
      那時威爾斯的聚會對象是全院,是可以走出來的。我答應他們負責聚會是沙士爆發之前,事前根本唔知。負責人都建議我若擔心就可以不用負責聚會,由她代替,只不過我婉拒了。

      1. 既然去醫院看病都有害群之馬說謊隱瞞旅遊紀錄,不排除教會會眾也有同樣狀況。安檢所做到的有限。況且今次唔係全部病患都有發燒徵狀,就算係普通科門診係無鼻液測試的情況下都好難判斷係普通流感還是新冠狀病毒。既然聚會唔限於教會以內,實體教會關門只係堵住漏洞,避免有大型爆發以減輕醫護負擔。渴望聚會的信徒仍然可以三幾個弟兄姊妹聚在一起敬拜,相比之下更加安全。你講到咁緊張醫護人員,就應該體諒教會停止聚會的本心,係出於對群體、醫療制度的愛心。

        1. 本文已多次申明,不是討論暫停聚會的問題,而是受神託付的教會領袖的責任。
          當然有很多事情都不可排除,信徒也有可能不知道自己已染病,所以教會才要求所有人都要戴口罩,不要除下,就是避免透過涎液傳播,也出入消毒雙手和勤洗手,避免接觸到病毒,也建議不捽眼鼻等。其實在我的工作場所也有相同的要求。
          你的想法也是大眾人士的想法,我完全明白啊!屬神的教會領袖除了有大眾人士的現實思量,是否也應該有多一點信仰的角度呢?安檢並不為了保證自己百分百安全,而是只盡了人的本份,信仰不是在平安沒事時才會高舉「信靠神」、「倚靠神」呢!
          其實,教會認為自己覺得做得對就成了,無論堅持或暫停,何必一定要對方「體諒」呢?
          我的文章也只是表達自己的看法,讀者認同或反對,我都覺得沒問題的。
          謝謝您的分享。

      2. 你說是針對教會領袖,但教會領袖也是人啊。你做得到不代表所有人都做得到。在網上看直播也是暫時的,那些不得不冒風險返工的醫護人員一定不希望我們聚眾活動增加感染風險給他們添煩添亂。

        1. 謝謝意見!
          有誰不是「人」呢?「人」是我們屬於的種類,教會領袖是承擔神所託付的職責。若只因為「人」就可免除應有的責任,這樣做人真的很舒服,有誰不想呢?
          我都是想強調,若教會領袖處身於平安沒事時教導的東西,在困難時可以實踐出來才是信仰,也藉此示範給信徒如何顯示出自己所信的教導,否則只是空談的理論。文章也不是指信徒「網上直播」的問題啊!
          你覺得醫護上班是「不得不冒險返工」,是他們的責任,他們不是「人」嗎?為何醫護幾乎全部都可以承擔責任,教會領袖的責任應該是甚麼呢?若與其他信徒或非信徒都是一樣的表現,如何帶領教會?
          以我所知,醫護最覺煩亂的是政策和裝備的問題。

  3. 謝謝Dr Wong!原來靜靜地出了文章,很特別和有意思地從教會(希伯來)領袖角度來看,很有深度和反省!期待Dr. Wong繼續出文!

  4. 多謝你,Dr. Wong! 正正道出今日好多教牧同工以及成熟的會眾(我個人覺得) 應有的態度,受教了! 謝謝你!

  5. 多謝分享!
    絕對認同!我們教會由 2 月份開始已暫停實體崇拜,2 月尾開始舉行網上崇拜,在過去兩次網上崇拜過程中,只覺得為參與而參與,完全未能投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